诗与远方

关于手表

情节

我母亲有一块吉星的机械表,她总是当宝贝一样细心的爱护使用,每天我妈都会给手表上发条,一圈一圈地慢慢地温柔地旋着。

小时候,看到别的小朋友戴手表,心里非常羡慕,也想拥有自己的一块手表,但是在那个年代,虽然电子表,石英表已经开始普及,但是对于贫穷的我来说,依然是一件奢侈品。但是这个情节一直都在。

直到初中,舅舅为了鼓励我读书,送给我一块西铁城石英手表,那是我人生当中的第一块表。可笑的是那个时候根本不懂表,虽然是自己的表,但是从来不知道他的牌子,只知道是一串英文,而且长得还那么普通。直到多年以后,无意间在抽屉里发现他的尸体,才知道竟然是西铁城。但就是这样一块普通的表,我依然如获至宝,倍加珍惜。

从此有了更加准确的时间,有了人生最初的时间观念。也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了手表的滴答声。

芯随心动

从内心深处,我最钟爱的还是机械表,也许男生都有一些机械情节,喜欢机车,喜欢机械,喜欢蒸汽机车,以至于蒸汽机车已经淘汰很多年了,在某些景区依然还能看到他的身影,拉着长长的汽笛,在山林间呼啸,如生命一样激情和怒吼,听到这声音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。

手表也是一样,不管是手机机械表还是自动机械表,他的动力永远来自于人,他是你最忠实的奴仆,也是你最真实的朋友,你给他能量,他给你对时间的信任,就像一对好朋友一样互相依靠,非常微妙。人的喜怒或多或少都能影响到他,他的存在总是如影随形,他的身上镌刻着你的成长的印迹。

机械表需要保养,宝石轴承的表油在使用一段时间以后也会慢慢风干,影响精度,就像一位旅行者,经历了长途跋涉以后也需要停下前进的脚步补充一下能量,洗个热水澡,换一身干净的衣服。手表也是如此,每一次的保养也是一次了解彼此的过程,只有你亲自去做,你才会发现,表面坚强的他内心已经满是疲惫,最满足的时刻就是为一只老表洗下污垢,细细地为每个钻眼上油,重新组装,再次听到那清脆的滴答~滴答声,感觉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。